采桑子

●采桑子

   
 《采桑子》,从唐教坊大曲《杨下采桑》中截取一遍独立成的一个词牌,又名《丑奴儿令》、《罗敷媚歌》、《罗敷媚》。《词谱》以五代和凝词为正体。双调44字,八句,上下片都是起句仄收,以下三句用平韵。另有双调54字,前段五句四平韵,后段五句三平韵。

  无名氏  

无名氏

 
 《宋词鉴赏辞典》介绍欧阳修写了十首《采桑子》,都是咏赞他早年被贬知颍州(今安徽阜阳),晚年又归隐于此时,常常游览的颍河与泉河汇流处名为西湖的天然湖泊。辞典收录其中的第一、第四两首。其一:“轻舟短棹西湖好,绿水逶迤。芳草长堤,隐隐笙歌处处随。
 
 无风水面琉璃滑,不觉船移。微动涟漪,惊起沙禽掠岸飞。”这首春日泛舟游湖的词,上片以“绿水”“芳草”“笙歌”,从视觉和听觉描述了舟中的见闻和观感。下片描写意境幽美的湖上静境,但静中有动,富有神韵。

  年年才到花时候,风雨成旬,不肯开晴,误却寻花陌上人。今朝报道天晴也,花已成尘。寄语花神:何似当初莫做春。

年年才到花时候,风雨成旬。

        其四:“群芳过后西湖好,狼藉残红。飞絮蒙蒙。垂柳阑干尽日风。  
 笙歌散尽游人去,始觉春空。垂下帘栊,双燕归来细雨中。”这首写暮春凭栏观湖。尽管百花凋残,但飞扬的柳絮,和着轻风曼舞的柳枝使西湖别有风韵。下片以歌终人散,帘垂燕归的喧极归寂之语,令人回味无穷。明媚春光里泛舟湖上的愉悦人人相同,可残春飞絮曲终人散之时有几人能享受“双燕归来细雨中”的静谧?境与心,终究是境由心造。

  这首寻花词似乎隐含着作者对命运的深刻感受。花是一切美好事物的象征。这位词人一生苦苦寻花而又寻求不得,正表现了他生命中苦苦追求的美好事物的失落。是求爱不成?还是怀才不遇,理想难以实现?无名氏的词本事无考,不好作具体肯定,但词中对造化弄人的哀叹,确实是作者命运观念的形象写照。

不肯开晴,误却寻花陌上人。

   
 同一个词牌,在出身宦门性情孤傲,饱谙世态炎凉的晏几道写来,多是抒发爱情离合与人生聚散的悲欢。“西楼月下当时见,泪粉偷匀。歌罢还颦,恨隔炉烟看未真。
 
 别来楼外垂杨缕,几换青春。倦客红尘,长记楼中粉泪人。”细腻的词人,追忆与歌女相遇相处的情景,表达了对她们命运的深切同情。虽已是红尘“倦客”,依然“长记楼中粉泪人”,匆匆数年,她可安好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