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
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,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。「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」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。就在此刻,我听到了「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?」那是一个成熟女

摘要:
今天的深夜比平日黑得多。云在黄昏的时候全都散去了。无数的繁星完美地被突显出来,又圆又大的满月把淡淡的光线照射在地面上。如果有情侣在这种时候约会,难免都会有令人害羞的情境。可是,周围格外的宁静却令这里

原标题:知道不知道

我脸无表情地抬头仰望天空,只见那些闪过不停的繁星以及那像是嘲笑着我的满月。

今天的深夜比平日黑得多。云在黄昏的时候全都散去了。无数的繁星完美地被突显出来,又圆又大的满月把淡淡的光线照射在地面上。

◎王媛

「我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幸的命运啊……」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心声。

如果有情侣在这种时候约会,难免都会有令人害羞的情境。

风吹着白云飘,你到哪里去了?想你的时候,抬头微笑,知道不知道?

就在此刻,我听到了……

可是,周围格外的宁静却令这里显得阴森、神秘。

——刘若英《知道不知道》

「汝讨厌自身的命运吗?」

我离开了我那简陋的公屋,到街里散散心。

带着孩子去图书馆,他去他的空间寻觅,我在我的领域逡巡。宽大的房间,一册册图书,漫步其中,的确有一种坐拥书城的感觉。

那是一个成熟女性的声线,她的声音仿佛知道世界一切所发生的事情,而且她的声音不断在我脑袋内回响着。

老爸老妈才刚因车祸而离开人世,抛下我自己一个。

偶一抬头,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侧影。她坐在临窗的桌边看书,我立在书架的拐角望她。注视了许久,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,所有尘封的记忆也瞬间鲜活起来。房间里很安静,可是我却分明听到了有种声音正在响起,如溪水般汩汩而流,先是隐隐约约,若有若无,而后越来越急,声浪汹涌而至,激烈清越,直至将整个房间淹没。于是,一步步慢慢地走过去,一点点细细地辨认,不过是几步之遥,可是恍惚中却仿佛穿越了很久,也应该是很久吧!虽然同处一个城,竟也可以如此多年的不见,不通音讯,不知所以。虽然说关心是问,而关心有时是不问,但也可见彼此的生活都是如此的单调而单一。

我立刻往我的四方看,却不见一个人,只有令人完全感觉不到安全感的矮围墙。

有想过自已儿子的感受吗?

终于,走到她面前站定,然后并肩而坐,絮絮而语,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隔膜。不说从前,也不说现在,只交换着彼此手中的书籍,所有分别的时光好像从未存在过,而所有没有音讯的岁月也仿佛没了踪迹。应该也是这样的一个冬日吧,两个女孩在冬日的阳光里,并肩走过一段生命中最美最纯的时光。如今,再见时,虽熟稔如初,心无芥蒂,但触目可见,全都是时光的痕迹。当我们肩并肩走出图书馆时,左手是她心爱的小孩,右手是我调皮的儿子。挥手道别,她左我右,各自重回各自的生活轨迹。只是,我知道,原来我们从未断过音讯,我们一直在书中同行而不自知。

哼……

但我也怪不了他们,毕竟我在葬礼的时候也未曾流过一滴眼涙。我,还真够冷血的呢……虽然

每个人在生命的每一段,都会有一些并肩而行的人,走着,走着,就会散了。有些人是永远也不会再见了,而有些人在兜兜转转之后终究还会重逢。在书中,在歌里,在每一次抬头微笑的瞬间里。正如歌中所唱:想你的时候,抬头微笑,知道不知道?所以,只要你在这样的一个冬日,想起曾经的天空,曾经的温暖,然后,抬头,微笑。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了,知道不知道?

我的压力可能太大了吧,竟然有幻听。

説我未曾流过一滴眼涙,但心里其实很混乱的。

图片来源/视觉中国

我不禁苦笑,心里也不停地自嘲。

我所有的亲戚都在几年前移民到财力丰富的国家去了,完全都不知我父母已死去这消息。

但我又听见了……

幸好老爸在生前为我购买了一间还算过得去的800平方尺公屋单位,好让我不用为居住地

「要到吾的世界来吗?一切都会重新开始,一切都会以力量解决……」

方而烦恼。

我再次环视四周,但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。

生活费怎麽辨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